标签【回忆】下的文章

上一次在我的微信公众号发文是 5 月 17 日,差不多近 5 个月没有在上面发一篇文章,看了下后台的关注人数居然没有多大的变化,安慰自己是我的读者大人都喜欢我,所以对我不离不弃没有取关,所以写了这篇文章给公众号的读者大人赔礼道歉露个面,表示我还在,想起啥就说点啥,毕竟下次这种双节重逢的日子得等到 2031 年了,过节就放空脑袋不去思考那些复杂的事情转眼...

写总结的习惯是从 2015 年开始的,我的大学学费是县政协资助的,叔叔阿姨们唯一的要求就是每年给他们写个总结汇报一下学习情况,毕业后敦促我写总结的人则从外力转为内心。一点感动上半年我还很年轻,那时候还会经常使用 QQ、Soul、同桌、一罐 等等社交产品,无意结识了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同性恋女孩子,我没学过心理学不知道用什么专业名词描述她的情况,反正就是心理...

为了防止晚上有人来家里偷东西,几乎家家户户都至少会养一只狗。在我的记忆中,我家一开始是没有狗的。忘记是哪一年夏天的一个清晨,天还没有大亮,我隐约看见在牛棚后面的空地有个黑影,走近一点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只黑狗。它惊恐的看着我,眼神中夹杂着恐惧与无助,佝偻的身子比弓还要弯,倒是很像一个活着的牛轭。他的身子还没有草高,露水把全身的毛都打湿...

周三刷星球时看到一条关于成都七中网校的信息,没想到周四就被成都七中网校给刷屏了,看到文章里面的描写,感悟颇多,网校陪伴了自己三年,一个诗意的女孩——西凉忆就是因为网校结识的。我是 12 年入学高中,那一年学校也刚和成都七中开通网校,因此我属于学校第一届全程使用网校资源的学生。记得刚入学时,对这种教学方式并不适应。不止学生不适应,老师也不适应,政治课老师...

因为工作需要,到南京出差了半个月,中间利用周末和最好的朋友疯了一天,之后自己又一个人到南京大学鼓楼校区逛了逛。不会勾搭妹子的我总是能勾搭到老爷爷,到南大就勾搭了一个 86 岁高龄的老教授,他毕业于中山大学,年轻时候是做地质工作的。我就像个熊孩子一样要爷爷给我讲有趣的故事,要听他讲我们这一代人或者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历史。爷爷虽然已经是快到耄耋之年的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