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nngxu 的随笔——信息茧房|如何保持开心|自己的圈子—校友、房东|潮州彩塘抛光厂

好几个月没有发文章了,主要是因为觉得自己太菜了,肚子里的东西太多浮于表面(实际上肚子也没有东西),也写不出来什么深度。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现在很多公众号的味道都变了,一者是肚子里的货已经吐的差不多了,二者是在自媒体疯狂变现的年代,太多作者都开始为流量而写作,已经忘记了原来的初心。好友说长期不发文,突然发会掉粉的,我也想试试会掉下去多少。

说到为流量写作,其实并不是自媒体作者天天在干的事,专业的记者也在做这些事情。从商业角度来看,一篇有深度而没有阅读量的文章肯定是比不上一篇适合大众口味但阅读量高的文章。

媒体总是会挑那些吸引眼球的事件来报道,因为负面故事总比中性或正面故事更具有戏剧性,而且人在进化的过程中保留了对一些事物的恐惧感,这些恐惧感根植于我们大脑的深处,它们对我们祖先的生存是有帮助的。在现在的这个时代,你也很容易就把眼球放到那些能够激发我们本能的故事上。

包含地震、恐怖袭击、战争、疾病、难民等等字眼的标题总是容易成为头版头条(现在朋友圈肯定都在传四川内江的地震),而像“在过去 100 年,死于自然灾害的人数几乎减少了四分之三”一类的标题总是不会收获多少阅读量,就更不具备什么商业价值了。大家都在说信息茧房,人类的本能也是造成信息茧房的原因之一。

image.png

周四和一个同事一起散步的时候,他问了我一句话:“小老虎,你为什么总是能保持这么开心呢?”(小老虎是在部门大家对我的称呼)我思考了几秒,不知道怎么回答同事的问题。对哦,我是怎么保持每天都这么开心的?是我给他们的错觉还是我确实就这么开心呢?于是给了同事一个简单的答案:“当你变得没心没肺的时候,你就会超开心;另外降低对事物的期望值,这样你就总能收到正反馈,会把你的开心加成。”

像之前一样,我又成长为同事圈子里的小开心果了。其实我也不是一直开心的,可能就是我这个人比较逗比,我一直认为逗比是一种生活态度。但在公司我同样怼大叔、怼领导,不管我是不是真的开心,既然给大家的印象是开开心心的,那就假装我是一直都开心的吧。

我常常开玩笑说的一句话:“你对它笑,它就会对你笑,如果它不对你笑,那就对它多笑几次”。你对它笑,你肯定希望对方也给你回一个笑,但是我和大多数人不同的是我降低了期望值,我从来不期望对方能给我一个笑容,于是当对方给了你一个笑容的时候,那就是意外地收获,如果是一个大大的甜甜的笑容,就会突然冒出来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感觉。降低期望值也是一个很适合长期学习某项技能的方法,过高的期望值总是会让你放弃。

很多人说情商是为了别人高兴,话外音就是不想委屈自己迁就别人。但是你让别人高兴了就是与人方便,那对方自然会给你方便,自己方便了不就是高兴吗,所以对这个世界好一点,降低对它的期望值,你就总是能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image.png

毕业这一年认识了很多人,现在我日常接触的圈子差不多有四个,同事这个圈子没啥特别的,团队氛围比较好,时常在晚上悄悄定个会议室,大家一起打王者;推特、微信等软件里面结交的互联网大佬圈我插不上话,不敢说;然后是我两任房东带我进的圈子,和高校毕业人群所建立的圈子完全不一样。

这群人大部分对我都很好,我目前比较害怕见到现任房东,因为基本上见到他就是出去吃饭。我住在房东隔壁,刚搬过来的时候一出门见到他:“小光,走,去吃饭。”房东的吃饭一般是两场,一场到餐厅点菜吃到 11:00-12:00 的样子,然后再继续下半场烧烤,在房东的带领下,我一个月长了 10 多斤。

于是我现在出房门的时候,先瞅瞅房东在不在,如果不在就直接坐电梯下楼,如果在就先下到 5 楼,再坐电梯。所以我们现在更多的是没事喝喝茶,偶尔吃吃饭,体重总算控制住了。

当然这个圈子也有不太好的人,有借了我钱后人就跑的没了踪影的人。但是我很庆幸我能这么早遇到这样的人,因为现在我借出去的并不多,如果再等 10 年我才能遇到这样的人,那我的损失可能就是很多很多倍了。

image.png

另外一个对我很重要的圈子就是校友会,我不清楚学校其它地区校友会是什么情况,更不清楚其它学校校友会是怎么样的,深圳校友会确实给了我一个温馨的感觉。校友之间都很单纯,学长学姐们都愿意带年轻人,最大有 79 级的师姐,最小的 15 级也已经到来,老人都会给新人讲他们所经历的事情,给年轻人传授经验。

当然由于学校带着军校的基因,校友里面没有什么非常非常出名的企业家,但是大家都是很尽心尽力的相互帮助。仅仅靠校友情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这一点确确实实是出乎我的意料了,校友会目前是对我开心的加成作用很大。

举个例子,一个学长新开了烧烤店,现在还没有开始对外营业,处于内测阶段。这一周每天店内至少有一半都是校友,店内的设计、装修、监控等等校友都在出力,当然像我这种没资源的学弟只能试吃给出改进意见了,一个人在外地能成为这样大家庭中的一员是很幸福的。

image.png

高校毕业生一年比一年多,媒体每年的标题都差不多一个意思:史上最难就业季。不得不承认独自一人到外地打工确实辛苦,大家都是独自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压力,杭州闯红灯小伙的突然崩溃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

我之前的住的地方,仅仅我知道的就有三个年龄比我还小的女孩被包养,仅从外部观察来看,她们过的其实挺好的,嘴角也常常挂着 45 度的微笑,倒是包养她们的人过的不是多随性。其中一个还开了一家奶茶店,我有幸也喝了几杯免费奶茶。

另外还有一些像我一样的打工者,我和前任房东也常常喝茶吃饭(现在也是),听他说住在那里的女孩子很多没有男朋友,但是她们晚上经常会带不同的男生回来,我想这对她们来说也是一种释压方式,当然住那里的男生可能只是没有带回来,房东不知道而已。

image.png

我不是太喜欢天天去研究某个业界名人所讲的话,也对各种各样的产品不是多感冒,不否认有些营销文案、产品功能、讲话内容是公司有意精心为之,但是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呢?是领导背错了台词、或者是说错了,而我们却非得去给它找出各种各样的原理。

周末闲着去感受了一下农民工的圈子,我去的是潮州彩塘镇的抛光厂,才知道我们平时用的那些锅碗瓢盆那么亮不是因为镀上了一层,而是硬生生给磨掉了一层,给磨亮的。最后再说一个,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马路边的人行道上,总是会有一列地砖是有凸起的,有的是条状凸起,有的是圆点凸起,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是这样的呢?

凸起是盲人走的道路,条状代表直走,圆点代表拐弯。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对每个人都是美好的,既然这个世界对我们这么美好,那干嘛要不开心呢?

思考随笔